2019年度信托行业十大关键词

发布日期:2019-12-25
本文编辑:TrustWeekend & 信托周末
部分来源:信托百佬汇

   2019年尾已至。

   这一年,信托行业在史无前例的强监管氛围中践行“治乱象、去嵌套、防风险”,资产规模从22万亿回归至21万亿。与此同时,信托公司极尽主动管理之能事,在颇为复杂的经济形势中显得艰难又可贵。

   作为行业观察者,信托百佬汇特此盘点2019年度的信托行业,用十大关键词总结回望,记录历史进程中的中国信托业。

信托受益权账户系统

   2019年9月10日,全国统一信托受益权账户系统正式上线。

   信托业作为仅次于银行业的第二大金融子行业,一直以来,依托信托合同确认信托受益人身份,缺少统一的受益权账户管理平台,不仅信托公司无法进行统一的受益人管理,信托受益人管理自身受益权份额也极不便利。另一方面,信托受益人缺乏统一完善的行业风险缓释机制,导致信托受益权的流动性极低,行业风险无法得到及时有效地缓释。

   信托受益权账户体系建设成为解决这一问题的重要途径。中国信登作为信托业的重要平台,依法合规评估确定代理开户机构,本着自愿开户、账户实名、一人一户和信息保密的原则,对自然人账户、金融机构账户、金融产品账户和其他机构账户等信托受益权账户实施集中管理,忠实准确记录信托受益人的信托受益权及其变动情况。信托受益权账户体系的建立,有利于向受益人提供份额登记与查询等服务,帮助客户辨别产品真伪、提供便捷的受益权流转渠道,切实保护受益人合法权益;有利于构建规范化的行业信息披露平台与制度,助力行业信息服务的安全规范与高效,更好助力风险防控。

   截至目前,已有超过50家信托公司成为信托受益权账户代理开户机构。

更强监管

   强监管这一主题词深刻贯穿信托行业整个2019年。

   年初召开信托监管工作会议。会议提出,2019年信托监管核心内容是“三管一提高一加强”,即管战略、管风险、管股东,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质效,加强党建。坚决遏制信托规模无序扩张、严厉打击信托市场违法违规行为及有力有效处置信托机构风险等等则是2019年下半年的监管重点。

   在有增无减的强监管氛围中,入围信托公司年度大考监管评级A类公司的群体再度缩小,A类公司由10家缩水至6家,仅重庆信托、杭州工商信托、华能信托、上海信托、外贸信托及中信信托延续殊荣。

   雪花一般的罚单,亦是2019年不可不提的一笔。

   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信托行业的罚单数量逐年上升:2015年各银监局仅发出6张罚单,2016年上升至9张,2017年这一数字攀升至22张,而2018年信托公司合计领24张罚单。截至目前,2019年信托行业的罚单数量已增至35张。

   另一方面,2019年信托公司累计收到的处罚金额已经接近2000万元;年内累计收到200万元以上罚单的公司已有4家。行业老大哥中信信托下半年连收3次罚单,累计处罚金额190万元也从侧面反映出监管机构的雷霆手段。

风险排查

   年初、年中、年尾三次风险排查将成为行业很难忘却的记忆。

   为积极贯彻监管“治乱象、去嵌套、防风险,打好攻坚战”的总要求,2019年4月份、8月份及12月份,信托行业累计启动了三次全面的风险排查。而年底拉开序幕的第三次风险排查要求高于前两次,力度空前。

   据悉,2019年第三次风险排查的重点包括主动管理类信托、事务管理类信托及固有业务等多个方面。其中,主动管理类信托方面主要排查非标资金池信托、融资类信托和金融同业投资信托等;事务管理类信托方面主要排查金融同业信托通道业务和资产证券化业务;固有业务则主要排查固有资产质量、固有负债水平及拨备计提情况等等。

   中国信托业协会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季度末,信托行业风险项目数量1305个,环比增加18.64%;风险项目规模为4611.36亿元,环比增加32.72%。

   在严监管、强监管的政策措施下,信托资产风险率虽然可控但持续推高,是本年度三次风险排查的大背景。一位信托公司中台人员感叹:“我这一整年都在自查与迎接检查”。

地产信托

   今年以来,信托行业的资金投向发生了较为明显的变化,房地产信托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房地产信托因其有充足抵押物,且能够承受较高的融资成本,成为近年来不少信托公司重要利润来源之一。

   然而,今年以来作为房企重要融资渠道之一的信托业面临的监管压力不断上升。今年5月,银保监会发下“23号文”,要求不得向“四证不全”、开发商或其控股股东资质不达标、资本金未足额到位的房地产开发项目直接提供融资;今年7月和8月,银保监会对部分房地产信托业务增速过快、体量较大信托公司进行约谈,继续保持房地产信托调控力度,并进行余额管控,即每日时点规模不得超过6月30日之前的房地产信托规模。

   在监管压力之下,信托公司响应中央政策,“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落实银保监会对房地产信托业务监管明确要求,这直接使得投向房地产的信托资金规模快速“刹车”。

   中国信托业协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投向房地产的信托资金余额为2.78万亿元,较二季度减少1480.67亿元,环比下降5.05%,这是自2015年四季度以来,首次出现新增规模的环比增速为负的情况。

基建信托

   此消彼长。房地产信托因调控而收紧,信托公司的业务转向较为明显,投向基础产业的政信信托产品项目数量明显增多,基础产业类信托成为信托公司持续发力的领域。

   信托业协会统计数据也显示,相比于今年第2季度末数据,3季度末房地产信托和金融机构领域信托资金下滑明显,而投向工商企业、基础产业及证券投资领域的信托资金占比有所上升。

   业内人士认为,基础产业信托上升明显,除了因为房地产信托收缩倒逼行业业务转型,向基础产业类信托产品发力,还与基础产业信托受政策利好影响有关。

   因为,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之下,基础设施建设作为逆周期调节的重要手段,这给基础产业信托发展提供了动力,基础设施产业“补短板”政策也对基础产业信托构成利好。

   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季度末,投向基础产业的信托资金余额为2.86万亿元,在资金信托中占比15.45%,同比增长5.55%。3季度新增规模为1396.02亿元,同比增加60.34%。延续了自2019年1季度以来的新增规模持续上升趋势。

通道业务

   当下,信托行业仍然处于资管新规过渡和去通道的关键时期,去通道也是2019年大多数信托公司的共同目标。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季度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受托资产余额22万亿元,较2季度末下降了5376.9亿元,环比下降2.39%,与2季度降幅0.02%相比,下降幅度较大,信托资产规模继续保持稳步下降。

   据了解,造成信托资产整体规模下降的主要原因,依旧是事务管理类信托的下降,即所谓的“通道业务”继续萎缩。

   数据显示,从资金来源上看,截至2019年3季度末,资金信托规模合计为18.53万亿元,其中,集合资金信托规模为9.84万亿元,占比44.74%,环比上升1.17%;单一资金信托规模为8.69万亿,环比下降5.89%,占比39.5%。

   这意味着,主动管理型的集合资金信托占比稳步增长,也从今年第1季度开始,首度超过了通道意味明显的单一资金信托占比,信托公司主动管理业务增长明显,传统银信合作的通道业务持续式微,行业深化转型效果逐步显现。

   业内人士认为,在去通道严监管氛围之下,信托公司普遍加强了财富渠道建设,注重主动管理能力的培养,主动管理型集合资金信托占比不断提高,与单一资金信托通道业务几乎平分秋色甚至略有超越。

信保合作

   2019年是信保合作发展深刻变化的一年。

   2019年6月,监管部门下发《关于保险资金投资集合资金信托有关事项的通知》(简称“《通知》”),对保监会2014年发布的《关于保险资金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有关事项的通知》作出修订,令业界欢呼声一片。

   但实际上,《通知》较此前监管文件“有松有紧”,其中最引关注的是,信保合作业务可选的信托公司范围从“最近三年未受行政处罚”放宽至“最近一年未受重大行政处罚”。而此次政策的收紧之处包括,险资投资非标类债权资产的集合信托,信用等级不得低于符合条件的国内信用评级机构评定的AA级或者相当于AA级的信用级别;除信用等级为AAA级的集合资金信托外,保险集团(控股)公司或保险公司投资同一集合资金信托的投资金额,不得高于该产品实收信托规模的50%,保险集团(控股)公司、保险公司及其关联方投资同一集合资金信托的投资金额,合计不得高于该产品实收信托规模的80%等等。此外,此次《通知》明确规定,应当在信托合同中明确约定权责义务,禁止将资金信托作为通道。

   一位资深信保从业人员坦承,“信保合作松绑其实没有市场上鼓吹得厉害,我反而觉得是更加艰难的一年。”

服务信托

   自中国银保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黄洪在2018年信托业年会上明确提出服务信托概念,并着重强调要发展以受托管理为特点的服务信托业务,就注定2019年是服务信托“大火”的一年。

   所谓服务信托,是以信托财产独立性为前提,以资产账户和权益账户为载体,以信托财产安全持有为基础,为客户提供开户/建账/会计、财产保管/登记、交易、执行监督、结算/清算、估值、权益登记/分配、信息披露、业绩归因、合同保管等托管运营类金融服务的信托业务。

   对于信托业而言,服务信托还是一个较新的概念,但实践中的信托业务早已出现了服务信托的内容。而其明确定义,还需随着实践与认识的深入而不断完善。

   2019年,中国信托业协会举办服务信托专题培训,中信信托、中航信托、上海信托等举办服务信托研讨会,更有多家信托公司加大对服务信托的实践布局……整个信托行业对服务信托的探索实践如火如荼。

   业界观察人士指出,服务信托业务种类繁多,各类服务信托前景广阔;服务信托业务将渗透到行业各个领域,成为行业的重点业务。此外,服务信托业务将与其他业务协同发展,带来行业新的增长。

信托拆雷

   对于2019年,信托行业最受关注的“拆雷”行动,是雪松信托应对80亿历史逾期项目的动作。

   2019年4月,雪松信托完成工商变更,雪松控股正式成为中江信托新控股股东,后续完成了董事会换届和更名雪松信托的系列动作。

   值得一提的是,控股雪松信托后,雪松控股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原中江信托约80亿元待处理的逾期项目。

   为了处置遗留的逾期项目,今年4月和5月,雪松信托发出《敬告投资者书》,全面组织信托计划委托人信息登记,并派出10个工作组赴全国100多个城市,在7月22日前完成了近2000名投资者逾期信托计划的收益权转让面签工作,堪称信托业史上最大规模的收益权转让。

   按照今年4月雪松信托的《敬告投资者书》时间安排,雪松信托要在2020年1月22日之前完成雪松信托历史遗留逾期项目的兑付。

   为了避免投资者扎堆兑付情况出现,雪松信托在今年11月和12月提前启动了第一批金鹤248号3个逾期项目和金鹤400号3个逾期项目的兑付工作。

   记者注意到,进入2019年下半年以来,多个信托公司曝出项目逾期兑付的情况,雪松信托系列“拆雷”动作,对其他信托公司解决风险项目有一定借鉴意义。

高管变动

   复杂的经济形势与监管环境之下,行业高管变动依然频繁。

   据信托百佬汇记者统计,2019年以来,包括渤海信托、华宸信托、华澳信托、华融信托、华宝信托、平安信托、民生信托、山东信托、国民信托、云南信托、西部信托、中江信托、等超十家信托公司董事长正式履新。除此之外,2019年内,包括安信信托、北方信托、华能信托、华宸信托、杭州工商信托、建信信托、英大信托、西部信托、厦门信托、中航信托、浙金信托等超十家信托公司均有新一任总经理履新。

   记者注意到,其中还有不少信托公司总经理董事长双双变更。

   当前信托行业正处于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高管层换新或能给公司带来新的发展理念和转型思路。中国银保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黄洪此前分析思考信托业40年发展的教训时指出,信托行业“人才队伍储备不足”,希望未来“坚持德才兼备,打造忠诚干净担当的高素质队伍”。


免责申明:

  本文信息及数据均来源于公开书籍或网络资料,本站对这些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文中内容和意见仅供参考,并不构成决策和投资理财参考信息,据此使用,风险自负!
  本文版权归本站和作者共同拥有。本文由TrustWeekend.com站长[DesenTao]创作,采用[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2.5 中国大陆] 进行许可。包括但不限于转载、引用前需联系作者,并署名作者且注明文章出处。引用本文相关数据及观点,须注明引用来源——[TrustWeekend.com & 信托周末]